you're my道を照らす灯台
 

H 20140201 樱井翔 《致17岁的樱井翔》+采访部分

scenario:

data base:

  
   

真的需要认真转载一下。

   
   

大葉子:

   
    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17岁的樱井翔: 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17岁的我。初次见面,你好。

    

我是32岁的你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15年过去,如今已不再使用“俺”或“僕”,而是开始用“私”来自称。

    

现在正处于,参加正式场合的机会不断增加的意外状况之中。

    

本以为不会从事身着西装的工作的,现在却获得了穿西装的机会。不可思议吧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1999年。

    

成为嵐之前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喜欢的雷鬼发型也被要求放弃。

    

拼命坚守的“不迟到不缺席”也突然变得无法持续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“啊……。怎么搞的……。被卷入不得了的事情里了。明明想辞退来着。”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也许你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

也许你会焦躁不安、精神紧张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但是。

    

那不过是铠甲封固而成的“构筑‘自己的社会’的场面话”以及“赋予自己的理由”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我自己选择了道路,自己迈步向前。

    

明明并没有谁在背后推我一把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也许最终,便是你所说的“梦想”吧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我想你会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但是。

    

不安才是驱动努力的要素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所以千万要努力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“不要勉强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

也许别人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但请拼死努力。

    

因为并不会为此失去性命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我也至今为止,不知道“这样是否真的正确”。

    

但是啊……到底是到达了“其实也不坏”的境地。

    

可以到达的哦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人生是单行线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请一定。

    

一心向前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不要过于勉强自己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年1月  樱井翔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樱井翔的17岁,是在15年前——也就是说今年,是嵐出道15周年。

    

迄今为止,他也曾多次在电视节目或杂志取材中谈到出道时的心境。我自己也曾在采访中向他询问过。他总是说“被卷入了不得了的事情之中”。

    

然而这次,他接受了“给17岁的自己的信”这个企划,面对当时的自己写信的过程中,意识到了其实并非如此,于是在这封信以及接下来的采访中,向我们讲述了对于自己而言作为嵐出道时的真实事情。

    

17岁,是樱井翔生命中的“分歧点”。这次,他所写的信以及这个采访,初次揭露了这个“分歧点”真正的意义,非常珍贵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

——这么忙碌的时候,还写了这封信,十分感谢。真是非常好的一封信,开头部分让人印象深刻,变得用“私”这一自称对于自己来说是意外的事情吗?

    

“嗯。总觉得有种正式的社会人的感觉(笑)。所以对于17岁的自己来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

——从事主播的工作以来,每周都要穿西装也是一大原因呢。实际上,很多人到32岁也继续以“僕”或“俺”自称,倒是樱井君意识性地在使用“私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

“对。怎么说新闻播报都是最大的理由,但也是近两年的事情。旁白的原稿和在演播室里基本上都避免用“僕”而且用“私”为自称,果然很大一部分是自己的因素。而且,《解谜总在晚餐后》里也一直在说‘私(わたくし)’啊(笑)。”【注:之前所用的“私”都是读作“わたし”,比“俺”和“僕”的用法都正式,但是读作“わたくし”的时候比“わたし”还要郑重。】

    

——(笑)。

    

“不过,果然西装和印象和‘私’这个第一人称是配套的。17岁正好是成为嵐的年纪,从穿着透明的演出服开始(笑),当然那时还没有想播新闻的想法,就算有也不觉得真的能坐上这个位置。要说最意外的事情是什么的话我想就是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

——这是说不单单处于娱乐圈的世界里,既有让人高兴的新闻也有让人难过的新闻,有战争也有体育,身处与社会万象接触的工作之中,“私”这一第一人称象征着自己?

    

“更进一步说的话,17岁的时候想象中自己的极限是25岁——再怎么硬撑也只能到30岁。之后要怎么办呢。到二十岁为止是光彩夺目的,变得不能再光辉耀眼的时候,也许就要走上别的道路了,17岁时曾这么想过。”

    

——顺便问一句,当时是怎样的少年呢,17岁的樱井君。

    

“当时在上高三。Jr.也干了4年左右,在那个组织之中,虽然算不上老手,也基本能说在老手的低一等级了。一定是山大王一样的存在吧。”

    

——之前也曾听说过小时候的事情,基本上是孩子王的类型对吧。

    

“所以我想这是最后一次的山大王哦。因为18岁的时候进了大学被前辈包围着。而且高中毕业的同时在考虑辞退Jr.的工作,那个Jr.的山大王的名号也会因此丢失吧。”

    

——这是在讴歌那个地位对吧。

    

“是的是的(笑)。所以一直想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或是不像Jr.作风的事情。想着没有用发胶固定短发的家伙在呢于是就用发胶把短发固定起来,想着没有染发的人呢于是就去染发。然后,等头发长了些,想着没有人是雷鬼头呢于是开始顶着个雷鬼头。严密点来说倒是没到把头发紧紧缠在一起的地步(笑)。这种非Jr.作风,就是‘去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的自己’吧。明明周围的人都在涉谷中心街之类的地方玩,说得深奥一点,就是Jr.里没有能反映这种社会的人——实际上,不反映也是可以的,只要是偶像这一特别的存在,但对于还是小孩的我来说并不是合情合理的。”

    

——顶着一个雷鬼头,却在学校从不迟到旷课,感觉这才是樱井君呢。这份讲究,果然是很强烈吧。

    

“那自然是非常强烈的。可能在之前的采访中也有提到过,‘因为在做那种事嘛’之类被人在背后指责的理由一个都不想留下。‘早上,第二节课才到学校,因为昨天唱歌跳舞到很晚嘛’‘吃了午饭就回去,之后还有唱歌跳舞的排练啊’‘成绩下滑了,因为没有学习的时间嘛’——想要排除被这么说的一切理由。所以绝对不能迟到,绝对不能早退。这就是,我认为很快乐而得以持续下去的Jr.这份工作的唯一正当性吧。在此不想给人任何趁虚而入的机会呢。”

    

——果然为了保持自我,在学校也好Jr.也好,都有一个奋斗着的17岁的樱井翔呢。

    

“虽然现在回想起来只是任性地乱来而已(笑)。也许都有一堆自己的理由吧。虽然我觉得是因为长大了。总觉得全部,在自己心里都有其理由。”

    

——然后,本应高中毕业后退出Jr.开始不一样的人生的,但作为嵐出道,意料之外的人生就此开始对吧。正如这封信所写,每天,都焦躁不安、精神紧张吗?

    

“当时觉得是被牵扯进去的,即使现在被问道‘当时是怎样的心情’也是一直回答‘哎呀,我觉得被卷入了不得了的事情里呢’,但这次,参加了这个企划好好一想,觉得‘要是真的这么想的话拒绝不就好了么’。所以一定是因为要是不以被牵扯这一说法、焦躁不安这一说法为理由的话就不能迈出新的一步吧。要是不说‘明明不想干的却组成了嵐’的话就不能着手新的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

——要是作为普通人是怎样的人生规划呢?

    

“不明确的意味之中的明确吧。进了大学,没什么理由地三年级左右开始就职活动,思考着‘想干什么呢’的同时寻找想做的事情。‘能在大学生活中找到想做的事情就好了’这样明确的想法还是有的(笑)。”

    

——原来如此(笑)。

    

“总而言之是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

——也就是说有某个平凡的人生计划,但被卷入不平凡的人生道路之中。但,这封信上也写了‘并非被谁在背后推了一把’对吧。总的来说也有过‘谁推了我一把呢’的想法对吧。

    

“是的。我觉得也没有谁跟我说‘挺好的,试试看’呢。更进一步说是我自己也没跟谁商量过。自以为是地就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

——我读了这封信最喜欢的是“我也至今为止,不知道‘这样是否真的正确’。但是啊……到底是到达了‘其实也不坏’的境地。可以到达的哦。”这段。

    

“嗯。什么时候想过‘其实也不坏’我也不知道,倒是有过‘不能这么说不是么’的想法。但果然还是在能看到一般不可能看见的风景的时候吧。能在东京巨蛋开演唱会、能办亚洲巡回、去到国立(竞技场)的时候,‘哇,居然能看到这般景色啊’这种想法逐渐累积起来。这是我自己认为‘其实也不坏’的非常重要的原因。就像把○听成△。”

    

——刚才也说到17岁的时候是分歧点的话题,如果有两个人生,平凡的那个人生一定程度上是有安心感的人生。

    

“我觉得是这样呢。”

    

——现在,所选择的人生是充满不安的人生。照这么说乍一听感觉不好,但却是美好的人生对吧。虽然不知道要走向何方,但能看到一般无法看见的风景。在此之后也不知道将要走向何方,但却是美好的人生对吧。

    

“就算17岁的时候被告知刚才在信上所写的事情‘15年后将会变成这样哦’,也一定在想‘开玩笑的吧?’(笑)。也许反而不会选择这条路。因为觉得是‘不可能的事’。自己居然在这么无法想象的境地里呢。”

    

——“请拼死努力”这句也很有趣呢。你自己也觉得是经过了无数拼死的努力吗?

    

“不,倒不是这样。认为很辛苦的事情,在此后也会变为能量,在这漩涡之中的自己是无法察觉的不是么。所以也许有人会对我说‘不要勉强自己’‘注意身体加油吧’之类的话,但‘请拼死努力’这句话只有自己会说。”

    

——是呢。这句话,别人是不会说的呢。

    

“不会对别人说。因为是自己所以能说出口。所以我想要是声援的话就是这句话了吧。”

    

——还要,虽然说了“请拼死努力”,最后却说“不要过于勉强自己”的地方也很喜欢(笑)。

    

“这里有点开玩笑的感觉呢。有一半是‘请拼命去做’,要是17岁的自己对32岁的自己说‘请不要过去勉强自己’到底有多大的影响,也稍微思考过。总觉得就算瞧不上其他人说的话也会有一瞬间会想‘啊啊,稍微放松一下吧’。

    

——顺便说樱井桑这次主演的电影《上帝的处方2》的看点,我觉得是出现了タツ(藤原龙也)这一新的角色。タツ是站在医生这一忙碌的工作和私人生活的矛盾立场之上的角色。樱井君所饰演的栗原一止,正是‘拼死努力’地对待医生工作的人。樱井桑对タツ这个角色有什么看法呢?

    

“我觉得是一个纤细的人呢。因为不想再伤害别人,干脆选择了被周围的人讨厌。要是谁要离开的话干脆自己先离开。虽然无法有所共鸣,倒是可以理解。总觉得,有些地方是有共鸣的呢。一止的家族、贯田医生(柄本明)的家族、タツ的家族。所以是一部好电影(笑)。无论站在谁的立场上都能理解。所以这次《上帝的处方》的故事变得更立体,很难说明一个明确的主题。也许这就是从事医疗相关工作的人们的真实吧。所以不仅是家族爱,不仅是友情,不仅是医疗的实情。总觉得越是立体就越难用一句话概括《上帝的处方2》。所以在观看的时候,有所共感的人会发生变化也说不定。我觉得这是一部交叠着许多人的想法的电影。”

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 
2015-06-02 /
转载自:scenario 来源:大葉子
/
标签: 櫻井翔翻译
 
评论
 
热度(165)
  1. Imagine花生酥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三月山栖花生酥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花生酥樱井囧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樱井囧子大葉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喜欢那句:自己处在漩涡中,是感受不到的…再苦再累,和他一比,就真的不算什么了
  5. いつか出会う大葉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人生は一方通行。
© sunlight|Powered by LOFTER